騎三輪車的季冏

嫩妮是我心有所屬,希望可以左擁妮右抱蘿蔔

私設注意 She not die


"今天是美好的夜晚,你說是吧。"靠在辦公桌的傢伙緩緩開口,他沒有說自己是怎麼進來的,那傢伙踢了踢腳邊的石頭。

"你遲到了。"男人低沉的嗓子迴繞在空廣的辦公室,那傢伙瞇起眼睛,昏暗一片,但他知道那個男人,一直坐在單人真皮沙發,等著他。或許不是,他總是這樣。

"我從不遲到,但我的手錶壞掉了,我沒有聽到滴答聲。"他尖銳地笑了起來"瞧?我身上除了炸彈的滴答聲之外,沒有任何聲音。"

聳聳肩,他背對那個隱藏在黑暗的男人,面對皎白的月光,破裂的玻璃倒是在地上閃的他有些不...

2016-06-14

© 騎三輪車的季冏 | Powered by LOFTER